ws攻的故事 第1节

《ws攻的故事》作者:半屏人

第 1 章

  我上上下下套\弄自己的分\身,就像平时那样,可这次他不太振奋。

  “怎么?不看着照片撸,你就萎了?”那人问。

  一片哄笑中,我更是无地自容,只好集中精神,努力叫醒分\身。

  “别说,我这还真有张照片,”那人一边说,一边将照片贴在我鼻子上,“唉,对不住,只有存照,前两天刚找的,不过新鲜出炉,你特别好这口吧。”

  “凉子,别跟他废话,这边DV可拍着呢。”

  一个黝黑的汉子沉着脸,想把那人拉回去,可凉轻轻甩开他的手,他盯着我眼睛,我无奈的看着他,眼前这张熟悉的脸,现在跟我彻底掰了。

  “做了这次,你我就两讫。”他沉声说。

  好容易酝酿的情绪被“两讫”二字浇灭了,我压抑不住伤感之情,说:“你明知道,我最怕的就是跟你两讫。”

  凉没再说话,扭头坐回汉子身边。

  “你能不能开始了。”那人怒道。

  好,我开始。从哪开始?就从对凉产生兴趣开始吧。

  

第 2 章

  我对凉产生兴趣,是在初中的时候,虽然是很久以前,可记忆犹新。

  那天下午我躲在寝室里看书,凉满头大汗推门进来,他先是冲我坏笑,然后把T恤一脱,准确的甩在我脸上。

  我难以形容当时的感觉,一股浓烈的汗味瞬间充满了鼻腔,一阵悸动直达大脑,不得不承认,这突如其来的刺激,让我不知所措。衣服也就可笑的蒙在我脸上。

  凉把衣服扯下来,看着我,问:“傻啦!?”

  没等我回答,凉突然猛晃我肩膀,一边晃一般说:“醒醒!!快醒醒!!”

  “滚!一身汗臭!”

  我赶紧推开他,不能让他发现我竟然可耻的有了反应,还没等我体恤扔回去,凉已经笑嘻嘻的跑了。

  

  我的生活就是那时开始扭曲的吧,我热衷对着凉的T恤□,那种紧张的感觉非常刺激。虽然下半学期我借故换了寝室,但一点儿用都没有,我依然想着凉。

  他在我的想妄想中,被我蹂躏了无数次。

  

  高中毕业。

  我百无聊赖站在大太阳底下,毕业照是本世纪最无聊的三件事之一,还有几个多愁善感的女生抱在一起哭,我只想赶紧走人。

  我悄悄踱出校园,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校门口,来来回回晃动,手里还拿着几只玫瑰,引发围观目光无数。

  “凉?你来这做什么?”我问道。

  他的学校离这里不近,坐车也要三个小时。

  “嘿嘿,”他看到我,挺不好意思的样子,“我来这边找个人。”

  “哦,哪个女生,”我说,“临毕业了表白是不是有点晚?”

  凉没有变,小麦色皮肤,T恤和牛仔裤。

  我想停止胡思乱想,却控制不住嘴角上扬。

  “君子表白,十年不晚。”凉以为我笑他,脸变得通红。

  “我们正在拍毕业照,有点乱,”我正色道,“你想找谁,我帮你问问。”

  “呃,不用了,你帮我交给她就行,”凉把花塞给我,里面还有一张卡片,重复了五遍这个女生的姓名班级,他才肯走,“放假找你玩,走了!”

  他冲我挥挥手,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众人的目光中。

  我抽出卡片,上面写着祝愿考上理想大学类的废话。我把花交给那女生,并请求她做我的女朋友,起初她没有答应,后来倒是同意了。

  那个夏天,我挺忙,一方面安慰失恋的凉,另一方面还要应付这个女生。

  你想问我为什么这么做?

  我不知道。

  

第 3 章

  凉和我考上了同一所大学,大一一学期过去了,他才忘了这个女生,而我早就不耐烦了,第一时间找她分手,她人真是不错,如果没有我,跟凉还是很配的。

  大概是安慰有功,凉很信任我,有事没事就找我玩,我不爱运动,唯一的长处就是酒品还凑合,于是变成了他的酒友,这小子虽然叫的欢,实际喝不了多少,除了陪酒,有几率送他回寝室。

  凉的肤色,笑容,气味,通通让我着迷不已,可我没法靠近他,一旦他小麦色的胳膊勾上我的脖子,我就觉得浑身难受。

  无论如何,他总算走出了失恋的阴霾,很快融入大学生活,他性格开朗,交了不少朋友,我也忙于课程,就和他疏远了。

  到了大四,我在学校附近与人合租了房子,一来为了考研,二来还是一个人住的自在。合租的人是一标准的书呆子,永远一脸木讷的淡定样,住了小半年,对话寥寥无几,不过此人不吵不闹,和他住在一起倒也相安无事。

  十月二十三日。

  半夜,看书看的头疼,手机忽然响了,是凉。

  “你没睡?”凉问。

  “嗯。”

  “呃,我今晚去你那。”

  “哦。”我心想这厮是喝的太晚,回不去寝室了。

  “嘿嘿,那开门吧,我在门口呢。”

  果然,开门一股酒气迎面而来,凉费了好大劲才迈进门来。通过几次观察,我发现他越是一本正经,喝的越多。

  “额,兄弟,今晚得打扰一夜了。”

  “别装了,你都TM脱了三遍鞋了。”我说。

  他立刻冲我露出痴呆的笑容,看着这阵势,就不用跟他讲什么人语了,我一把揪住他。推进厕所。

  厕所里传来畅快的哗哗声,然后是一声满足的叹息。

  凉从厕所里晃出来,他惊奇的看着我,问我是不是也要上厕所。

  “我怕你爬错床,”我说,“万一你被糟蹋了,我怎么向你父母交代。”

  凉哦了一声,果然向淡定男的房间走了过去,没走几步就返回厕所大吐特吐。我有点怀疑这小子到底吃了多少,吐了这么久。

  “有点儿饿了。”他抹抹嘴。

  “赶紧滚进去!”我低声喝道。

  他乖乖进去了。

  我忍不住叹气,想给他倒杯水,可他已经躺在地上打呼噜了。

  没一会这小子就睡冷了,缩成一团,房间立刻宽敞不少,我踹了踹他,说:“地上冷,上床去。”

  没反应,冷也丝毫不影响睡眠质量。我只好扯过别字扔他身上,他立刻卷上,还露出疑似幸福的笑容。

  安静的房间里只能听到他均匀呼吸声,我无奈的扔下书,我什么都看不进去,打从他出现在面前,我就没法平静的看书了,我以为疏远一些,我就没那么想他了,但是我错了。

  所以我坐在地上,欣赏凉的睡颜,面色泛红,胸膛微微起伏。

  有点硬了。

  屏住呼吸,悄悄凑过去。只有在他睡着的时候,我才能肆意贴近他。

  我浮想联翩的正开心,凉猛然睁开眼睛,这一吓搞的我差点泄了,凉的目光在我身上游移两圈,终于找到了我的脸,他的眼睛忽然亮了。

  “你为啥不理我了?”他嗓音嘶哑。

  “什、什么??”我无奈的问。

  真是一问激起千层浪,他揪住我的衣服,冲我大声喝道:

  “你小子,TM的跑到哪里去了?!我都找不到你!!!”

  我花了两秒钟分析了一下眼前的势态,在一拳削晕和言语和谈之间我选择了后者。

  “我现在不是在这么呢么。”

  他笑了,松开我的衣领,我和衣领都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哦,你在这就好,就好……”

  他翻身睡去,然后冒出一句让我相当吐血的话。

  “肉串给我留俩,你别都吃了……”

  这厮突然发疯,原来脑子全TM的是吃喝,估摸再有那么一回两回的,就能给我的生理反应造成障碍,到时候找谁都没用了。

  我调整了一下分\身的位置,无奈向厕所走去。

  

第 4 章

  “你昨晚喝了多少?”

  “我不知道,我怎么走到你这儿的,我都不记得了。”他咕哝道。

  “少喝点。”我无奈的说。

  “知道了。”

  “走,去食堂吃早饭。”

  “都10点了,等吃中午的吧,”他一边玩我的手机,一边重新倒回床上,“你不是去自习么,怎么不去了。”

  “昨天学的太晚,”我敷衍道,“手机给我,我这就走人。”

  目前我只想要回我的手机,然后把他一脚踢出门。很可惜,凉对手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,一边按一边啧啧赞叹。

  “没见过手机怎么的,快还我。”我伸手。

  凉一晃,我扑空了。

  “你这么紧张干啥,里面有什么X照门,还不赶紧分享。”他嬉皮笑脸,“哟!这里还真有几个图片。”

  我心想不妙,可已经晚了。

  “我X!你档案偷拍老子!不想活了!”凉拿手机在我眼前一晃。

  第一张是口水特写。

  “我不是看着好玩么。”我辩解道。

  “还敢狡辩!”

  第二张是梦中挖鼻孔。

  第三张是大字型睡姿。

  第四张是自由女神睡姿。

  第五章、第六张、第七张……第十一张的时候,我掀开被子,拍了他的锁骨。

  第十二张,他的上半身。

  第十三张,他的RT。

  我不知道是怎么了,我就那么做了,我拍了十几张,每张都是我的欲望。所以在事情败露之前,我得把手机抢回来。

  你想问我是怎么做的?很简单,我只是扑到他身上,武力解决问题。

  从小到大,我都比凉高了一点,力气也稍占上风,为此凉经常感慨上天不公。

  “我X!你丫几天没拉屎了,这么沉!!”凉挣扎无果,只能在口头上过过瘾,“X!你压到我的蛋了!!”

  我被他的怪样逗笑了,手机也被丢在一边,手机安全,我也就放下心来。

  我死死按住他的手腕,膝盖往前一顶,凉立刻发出杀猪般的嚎叫,我忍住笑,正色问:

  “你没事就到我这里骗吃骗喝骗睡,现在也该还了吧。”

  凉的脸,瞬间红了,终于切身体会到变脸比翻书还快了。

  “大、大哥,您不是认真的吧……”

  要不是两手没闲着,我真想帮他把眼珠子往回按按,别掉床上压坏了。

  用一个词来形容凉,那就是神清气爽,而此时,我更是觉得神清气爽,梦里的情景,至少开头成真了。

  凉长的不错,他也总是嘲笑我是眼镜僵尸,可惜感情生活一塌糊涂。

  还交了我这么一个朋友,靠意淫他过日子。

  我有点走神,凉一脸哀怨,我忍不住笑了。

  可惜凉把这个当成了□——性犯罪标准前兆——虽然性质也差不多了,他挣扎的更厉害了。

  这时,门开了。探进来一张淡定的书呆子脸。

  这哥们淡定的扫了一眼凌乱的床,还有我们。

  “没事吧,你们。”他问。

  “没事,你一起不?”我说。

  “不了,太早,我还得背单词呢。”

  “哦,你去吧,我俩小声点儿。”

  淡定脸消失了。

  过了好一会,凉才震惊的问:“这小子说‘太早’是啥意思?!!?”

  再憋下去可能对身体不好,我倒在床上大笑了十分钟。

  

第 5 章

  大概是因为这事,凉躲了我两星期,我主动示好,约他出来吃饭,他推辞了下,还是出来了。几天不见,凉相当憔悴,青青的胡子茬,还有一件皱巴巴的T恤,经推测,这玩意原来是白的。

  “怎么想起找我,”他没精打采的说,“第一次这么主动啊。”

  没什么,就是想看看你。

  “哦,背书背的头疼,”我随口答道,然后装做不经意的样子问,“你怎么了,还憔悴上了?”

  凉明显一愣,然后心虚似的左右言他。

  一来不想他这么尴尬,二来编来的借口也没什么好听,我打趣了他两句,拿出高数的笔记递给他。

  “我记得你高数没过,重修快考了吧?”

  “太多了,学不过来,要不能这么憔悴么,”他说,“讲考试重点那堂课,我没去。”

  “我知道,这就是那堂课的笔记,我给你借的。”我喝了口茶,随即对他进行思想教育,“马上毕业了,争取过了吧,要不麻烦。”

  “我知道,”他笑嘻嘻的回道,“不过我记得你高数挺好的吧。”

  “还行。”我预感不妙。

  “哦,那你帮人帮到底,教教我。”

  好极了!!

  “教你?不如教一只大象。”可我却说出完全相反的话来。

  不得不承认凉还是挺了解我的,直接默认我同意了,然后一边抱怨最近伙食太差,一边点了好几个肉菜。

  

第 6 章

  白天还有课,只好晚上抽空给他讲讲,当淡定男发现七点整凉准时出现,表情非常复杂,直到有一天,他忍不可忍的说:“真羡慕你!”

  听到这句疑似真心的话,凉又被震惊了:“我X,这小子说你呢还说我呢?”

  “应该是说我,”我忍住笑,“天天晚上有人投怀送抱,能不羡慕么。”

  凉刚想喷我,却忽的改变主意,就势往我怀里一倒,坏笑说:“我投了,你要么?”

  我脸有点发热,赶紧躲开说:“先学习,学完你再回寝室发骚也不迟。”

  “寝室哪还有人啊,不是跟女朋友租房,就是你这样的书本租房,”凉往沙发上一趟,大声宣布,“今晚不学了!!!”

  “你还有……”

  “那几页我自己看看就成了,”他打断我的话。

  我只好回了声哦,然后就不知所措的傻站在那里,我能力有限,给凉补补课,是我唯一想得出的理由,接近他的理由。

  “傻站那想什么呐!”凉说,“有冰啤酒么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“那还不快去买。”

  凉扔给我一元硬币,我下意识接住,又一想不对,然后吧硬币揣兜里。

  “自己去!”我说。

  “我就这一块钱,你把钱还我我就去。”

  “一块钱买个P,”我也往沙发里一躺,“快去快回,大爷给你补课这么多天,大爷也要享受下!”

  “我真没钱。”凉笑道。

  我找钱给他,他一溜烟的下楼了,没一会竟扛了一箱上来。

  “喂,太多了。”

  “剩下留着慢慢喝嘛,可惜不是凉的。”

  每人先把了一瓶,对着电视喝个没完。

  “你考完还住在这儿?”凉问。

  “不,考完就搬走。”

  “哦,”他似乎有点失望,“唉,我也要去外地找工作了,再也见不着你了。”

  “我还没死呢。”我打趣道,我总不能告诉他,其实远离我对他再好不过,至少没有变态一边想着他的气味一边手\淫。

  

  “你工作找到了?”我说。

  “找到了,投了几个简历,就C市那家公司希望大点儿,”他喝了一口酒,“脑子像你那么聪明就好了,我也考研。”

  我想说点儿你努力也行之流的废话。可看到凉略带伤感的表情,就咽了回去。只好笑了下不说话。

  就这么默默干掉了半箱啤酒,凉忽然轻轻捶了下我的脑袋。

  冷不防这么一弹,我有点愣,一扭头差点蹭上凉的鼻尖,我立刻晃了下,下盘不稳,差点滑到地上。

  可是,一对上他的眼睛,就再也挪不开了。

  “大哥,你这么严肃的看我,我容易有压力。”我说。

  “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?”

  我X!我想什么!?我想离你远点儿,可我做不到!

  一股熟悉的味道搅得我头脑发昏,偏偏酒劲也上来了,于是肾上腺素坐着二踢脚一路上天去了。

  “什么想什么……”我胡乱说,“你说啥?”

  “我也不知道我说啥……当我没说!来,干了!!”

  他没精打采跟我碰了一下瓶。

  我下意识调整饿了下姿势,裤子里有什么东西涨的难受。

  我小心拍拍他肩膀,说:“你是不是去睡会?”

  凉没理我,他开始对着门口笑,我以为他又要让我少吃俩肉串,却见淡定男惊诧的看着一地的酒瓶子,八成刚从教室回来吧。

  我也笑了,淡定男这人真没什么特殊,可一旦他脸上挂上这种纠结的表情,就特别可笑。

  我笑说,我们马上就收拾,凉笑的更大声了,见淡定男面露不悦,立刻迅速拉住他,要求他也加入。

  看得出淡定男动心了,肯定是碍于某些不可知的人生准则,他的表情跟更复杂了。

  我忍住笑说大家合租这么久,也该喝一次。说实话,我连他全名都不知道,淡定男这仨字差点脱口而出。

  大概是被笑毛了,淡定男毅然加入了。

  

第 7 章

  一直喝到不省人事。

  我把凉拖上床,扇了他几个耳光,叫他起来再喝两瓶,可对方毫无反应。

  可我有反应了。

  -----无差别河蟹线哦啦啦~~ 500字想看的给我留言哦(你到底在得意什么啊喂)---------

  

  等我醒过来,发现自己挂在沙发上。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,淡定男不在,昨晚的战场也被打扫干净。凉大概还在睡吧。

  推开房门,人却不在。莫不是被淡定男拉去上自习?我无心多想,此时口干舌燥,只想找杯水喝,我晃下楼去买了瓶可乐,拧开喝了一大口,清凉的液体顿时滋润了饥渴的俺,没错,饥渴,我是有点饿了。

  我打了个激灵,暗道一声爽。

  某些模糊的记忆忽然隐约上浮。

  昨晚的事。

  我看他俩都醉的东倒西歪,先把淡定男扶回房,然后开始捡地上的瓶子,再然后……

  心沉了下去,我对凉做了什么?这些记忆真实又模糊,那种让人发疯的气味,还有紧实的肉体。

  头很配合的疼了起来。

  回到住处,见手机上有几个未接电话,凉打来的,我拨了回去。

  “喂,是我。”

  “哦,”凉好像还没睡醒。

  “昨儿喝太多了,你什么时候走的我都不知道。”我说。

  “晕,你内室友挺早就把我拽起来了。”

  “X!他不是真叫你去上自习了吧,”我忍不住说,“怎么不叫我声。”

  “他说你早上六点钟才睡,我就没叫你。”

  早上六点钟?懵了。

  “不是吧,我早就睡了。”我喃喃道。

  “我晕,你给我打电话就为了问这个?”凉不耐烦道,“哦对了,回头瞅瞅我内裤是不是落哪了,我今早横竖找不到。”

  我彻底愣了,随后拉开行李箱。

  “喂?你听说我话呢嘛,别忘了,这条可是新买的……”

  我早就没心思跟他唠叨下去,我想告诉他,其实事情是这样的,

  

  -----无差别河蟹线哦啦啦~~想看的给我留言哦(你到底在得意什么啊喂)---------

  

  可我只是说:“好,我知道了,挂了。”

  好容易等淡定男自习完毕,看神情似乎跟平时无异,依旧一脸木讷,我失去了套话的兴趣,没想到他率先找我搭讪:“你不困啊?”

  “还行。”

  “哦,”他敬佩的看了我一眼,“我早上起来上厕所,看你还在看书呢。”

  我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,说:“恩,学习不能落下。”

  他点了点头,进屋去了。

  我也松了口气。

  

作者有话要说:哦不———— 果然没有人看!!!

第 8 章

  你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?如果结束的话,今天我也不用站在七八个男人,还有一台DV机前表演了。

  考研很顺利,由于我报的是本校研究生,相对轻松一些,而淡定男就没这么幸运了,他没考上理想的学校。我问他怎么打算,他依旧一脸淡定说可能找工作也可能重考。

  我没在多问,收拾行李搬回寝室,临走,他又露出奇怪的表情。

  我说:“有啥话,你直接说。”

  他顿了下,说:“你是不是、那个……”

  “哪个?”

  “同性恋……跟你那个同学……”

  “不是,”我盯着他。

  他似乎松了口气。

  “不过以后就不好说了。”我赶紧补充了一句,看着他目瞪口呆的表情,我很爽的拍拍他肩膀,转身走了。

  

  不过那以后,我就下定决心不再找凉,与其说我幡然醒悟,不如说我不敢面对,尤其是他对我笑了的时候。

  我去导师办公室假装积极,实际根本无所事事,好在其他人很友善,容忍我这个多余的人。

  “小唐,别忙了,来歇会。”

  喊我的人叫林茂,研二,是个白面书生,和凉一比就是牛奶和巧克力的效果,唯一相似之处就是笑容。

  又在胡思乱想。我收回思路,加入这帮人的闲谈会。

  杂七杂八聊些有的没的,有个女生嚷着口渴,叫别人请她喝饮料,林茂是个老好人,自然中标,其他人也一致赞同,我对闲聊完全没兴趣,再不采取行动就要睡过去了,见此机会,我忙不迭的表示我来请客。

  林茂说,怎么能让你请。

  我说,难得认识大家,早就想请客了,只是一直没机会。

关注公众号mnyqxs看小说